聚焦政府乱作为:强制订校服 爷爷奶奶只好穿了

更新时间:2021-09-29 16:21:10 所属栏目:企业财经 作者:铭振

摘要:一纸禁运令让危化企业“危”了上月,山西省对危化品运输实施新政,规定自3月5日以后的一年里,禁止危化品运输车辆上高速,原因是晋济高速危化品车辆泄漏起火爆炸,死亡31人。此举立刻引起社会一片哗然。叫好者当然是那些管理者。据了解,河南早些时候就已禁止危化品车辆上高速。他们认为,危化品车

一纸禁运令 让危化企业“危”了

上月,山西省对危化品运输实施新政,规定自3月5日以后的一年里,禁止危化品运输车辆上高速,原因是晋济高速危化品车辆泄漏起火爆炸,死亡31人。此举立刻引起社会一片哗然。

叫好者当然是那些管理者。据了解,河南早些时候就已禁止危化品车辆上高速。他们认为,危化品车不走高速,这方面的事故就少了,就可少操这份心了。

反对者自然是那些常年运输危化品的企业和司机,最惨的是大量生产和对危化品有需求的厂家。拿运城市一个较大的化工企业来说,每天生产的甲醇、乙醚和液碱等危化品上千吨,盐酸和硫酸需求量也得五六百吨,这些危化品全是靠汽车运输,通过高速运至山西以及全国各地。高速被禁行后,企业一下子“断粮”。后经探路,可以走低速,哪料想,运城南下的两条低速209国道夏县段和永济至风陵渡线韩阳镇段修路,被堵得严严实实,这个化工企业几近停产。再看运城其他上百家大大小小的化工企业,因危化品原料运不进来,一个个企业“撂荒”,有的干脆歇业。

山西是个能源重化工基地,每天危化品生产和需求量很大。这些危化品被高速禁行,意味着山西这个行业将陷入困境。

汽车走低速,延长了运输周期,平时3天一个周期,现在需要一个星期;低速路村庄多,人员车辆更多,路更窄,危化品车走这样的路更危险;由于走低速路成本高,危险大,直接加重了运输成本,平时每车运费1000元,现在就得1500元甚至更多。前不久,由于永济至风陵渡低速路修路,个别村民向危化品车辆每车收费100元,交钱后,用铲车推平挡路的土堆,车过去后回填,等再一批车辆过来。每天上百辆危化品车从他们这里“走后门”通过。

按规定,出台这样的禁运令,首先要举行听证。可是,习惯了挥舞指挥棒的主管部门,不顾法律,不问民意,不搞可行性调研,一纸禁令,完事大吉。据悉,运城市每年仅危化品车辆进出高速,过路费收入就达一两个亿。一纸行政命令,让高速和危化品企业两败俱伤。

山西运城市 鲍东升

强制订校服 爷爷奶奶只好穿了

几天前,邻居的女儿放学回来告诉母亲,学校要求订一件冬季校服,需交95元左右的校服钱。春天刚到,学校已要求学生订冬季校服了。

这种事情很有普遍性,且已实行多年。学校要求学生在学校统一订购校服,每人一般都不止一套,学生没有自己选择的自由。曾听有些家长抱怨,孩子都读到六年级的下学期了,可学校还要孩子购买校服。孩子升学后,只好将校服给退休的老人穿。老人穿着与年纪不相称的校服,实在别扭。

我认为,教育部门垄断学生校服市场、剥夺学生选择权的痼疾需要通过市场来解决。

有亲戚在澳大利亚读书,他向我介绍了那里的做法:商家根据教育主管部门颁布的制作校服原则,比如统一的基本色、用料、款式等进行制作,并且保证质量。学生则根据需要,自己前往商店购买,上学时佩戴上本校校徽即可。

这么做颇为合理。校服就是校服,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学生即可,没有必要把校服做成时装。学生自己选购校服,商家因必须要考虑销售,所以校服的尺码比较多,大小一般都穿着合身。另外,让学生进入商店选购成品校服,与由学校订制校服相比,在质量上更能得到保证。

校服统一,有利于其利用价值的最大化。大家知道,现在厂家用于制作校服的面料都不错,学生穿到毕业,可能都穿不坏。校服统一后能让校服在较大范围内流通使用,学生毕业后如校服还可以穿,便可将其转送他人。这不是资源利用最大化,于己、于人、于家、于国均有益处吗?同时可切断校服市场的不当获利链。眼下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由于校服市场的需求量颇大以及一些人利用机制漏洞去暗箱操作,一些学生可能拥有多套校服。

《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从商务部研究院信用评级与认证中心获得的一份报告显示,2012年3季度,中国非金融类上市公司总体财务安全状况快速下降,其下降量级和呈现的风险程度前所未见,总体财务安全指数和同比下降幅度分别创下了4年来最低值和最大降幅。该报告采用了Them is纯定量异常值信用模型,使用的是2008年至2012年3季度我国全部非金融类上市公司财务数据。报告显示,在20个非金融类行业中,2012年三季度财务安全指数同比呈现全面下降特征,其中12个行业下降幅度超过10%,下降行业比例和降幅也是近4年来最大的。其中,房地产业财务安全指数下降了35.32%,下降幅度最大。此外,降幅超过20%的行业还有:仓储行业、批发业、建筑行业、多种经营业和公共事业行业。

江苏南京市 王建国

政府急招商 把生态环境毁了

我有个同学在临近贵州的湖南省某县政府部门工作。据他介绍,该县经济落后,属于全国少数民族贫困县,政府机关运转每年要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才能维持。2005年底的时候,县委县政府制定了招商引资、发展县域经济、增强财政实力的宏伟规划,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四大领导班子先后就招商引资规划召开了两次专题会议,确定以本地丰富的钒、铅锌等矿产资源发展3至5个大型提炼精钒和铅锌矿的工业企业。会上有人提出,发展这些矿产企业是不是会破坏当地环境?会不会遭到当地民众反对?但在县委政府主要领导“发展优先、环保让路”思想意识主导下,正确意见没有被采纳。

之后,县委、县政府将招商引资任务分解到相关部门,并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先后带领财政、国土、税务、环保、金融等部门负责人到深圳、广州、上海等地进行大规模考察,同时在县政府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招商引资信息。2006年初,县里先后与15个投资商进行了意向磋商,最后确定3个资金实力比较雄厚的老板来县里投资办厂,其中两个老板各办一个钒矿冶炼厂,一个老板办一个铅锌矿冶炼厂。当年6月,3个矿产企业在发改局、国土局、林业局等部门“特事特办”原则下,获得所有开工行政许可事项的审批手续,8月份同时开了工。企业开工当日即受到当地3个乡镇附近村民的阻挠,村民的理由是担心矿产开办后会对当地环境造成破坏。但在当地乡镇政府工作人员疏导下,村民在获得补偿等承诺后,勉强答应。2007年底,3个矿产企业相继投产,政府为其减免了相关税费,同时,在政府干预下,银行为3家企业投放了3000万元贷款,企业生产基本正常。时逢2008年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3家企业效益可观。

但由于这几家企业原先承诺的相关防污排污设施没有到位,矿渣、废水任意排放,不到两年时间,企业所在地环境受到严重污染:两个钒矿和铅锌矿附近乡镇几个村的空气受到工厂废气污染,附近居民每到晚上都难以入睡;厂址周围山头的树木都被工厂排放的废气熏死了,变成了光秃秃的荒山;3个厂附近200多亩农田也无法耕种;周围3条小溪里的水也全成了黑色。当地村民屡次阻止生产,并到县里集体上访。县委、县政府迫于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最终责令3家矿产企业进行整改。但由于防污需要巨额资金投入,3家企业拿不出足够资金,已无力再添排污设备,两年产产停停,无法正常生产。2010年又遇到国际经济疲软,产品行情急转直下,价格暴跌,企业无法再维持生产,只好关门了事,至今还欠着银行3000万元贷款和300多万元税费款。县财政从3家企业生产到关闭,基本没有获得收入,当地环境受到的各种污染则成了村民心里永久的痛。

湖南怀化市 莫开伟

招标设门槛 将外来企业挡了

领导带队到某市参加车辆招投标工作,没有想到的是,该市对参加招投标的企业提出了比较苛刻的条件:一是企业必须在当地有投资;二是投资必须达到一定规模。如此一来,就把绝大部分企业挡在门外。虽然我们的企业规模也不小,还建有国家级和省级技术中心,产品在全国和行业内都比较先进,但由于在当地没有投资,虽然也经过了认真准备和积极争取,最后还是争不过地方企业。

政府部门之所以对在当地投资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大开绿灯,而对没有参与投资或者投资规模较小的外地企业另眼相看,无非是看重前者能够带来更多税收和就业,有利于提高GDP。在这种情况下,对当地经济发展有较大贡献的企业得到了政府扶持,得以进入当地市场,而其他外地企业想要进来,变得难上加难。这种由政府对市场行为进行人为干预,会导致许多企业无法平等参与市场竞争,是地地道道的地方保护主义。

山东济南市 孙建文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