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李书福张瑞敏:互联网促“中国制造”转型

更新时间:2021-09-30 08:41:34 所属栏目:企业财经 作者:雨锋

摘要:“互联网如何引领传统产业转型”新闻发布会在日前“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6年年会”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当前我国劳动合同法对企业保护不足,诸如签订长期合同等规定,不适应我国外向型、代工型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僵化了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而工资刚性增长等规定,使得工资增长超过劳动率的

“互联网如何引领传统产业转型”新闻发布会

在日前“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6年年会”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当前我国劳动合同法对企业保护不足,诸如签订长期合同等规定,不适应我国外向型、代工型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僵化了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而工资刚性增长等规定,使得工资增长超过劳动率的增长,不利于生产率的提高,削弱了我国竞争力。凡此种种,最终伤害的是劳动者的利益。

互联网的发展给制造业既带来了机会也带来了挑战,“中国制造”如何在转型中突围?12月17日下午,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董事局名誉主席柳传志,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制造业泰斗、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等在乌镇出席了“互联网如何引领传统产业转型”新闻发布会,接受现场记者提问,畅所欲言。

柳传志:李书福生产垂直起降车我一定买

回顾联想的发展,柳传志提出“贸工技”的发展道路不可规避。这种先赚钱保证企业的存活,之后再开发自己的高精尖产品的模式曾受到争议。当现场记者提及这个争议,柳传志没有回避:“并不是说我一定要宣传‘贸工技’贬低技术。”

他说,刚创业时的80年代,中国没有公司,所有企业都叫厂,生产出来的东西都是分配的。但是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联想集团前身)创办后,日子很难过,活下来第一种方式就是要积累资金,积累资金重要的方式是给外国企业做代工。

“在当时的状态下,我们走了‘贸工技’的道路,即先做主机板到国外销售,再慢慢形成自己品牌的产品。学习了办企业的经验后,再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做销售上去,我觉得这条路我蒙对了。”柳传志表示。

当记者提到大会期间常看到柳传志和小米CEO雷军在一起,是不是商谈什么合作时,柳传志笑言:“这个纯属偶然,不过我们在北京见面不多,来了乌镇倒常被安排在一起。我们没有聊手机,更多聊了企业管理的话题。”

当听到李书福现场介绍,七八年后将推出一辆可以解决堵车问题、不需要跑道的垂直起降车,柳传志当场表现出浓厚兴趣:“做出来的话我就自己买。”

柳传志和李书福

李书福:汽车工业已进入智能互联时代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尤其是计算机计算能力的提升,以及成本的下降,使得许多想像越来越容易实现,自动驾驶汽车就是一个例子。

发布会上,李书福认为:“汽车工业到今天进入了一个互联智能或者叫智能互联的时代,汽车一定会成为一个移动的终端,实现自己洗车,自己年检,自己缴费……这个没有什么疑问,问题是如何实现,什么时候实现?”

发布会之前,李书福在接受浙江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早在十年之前,沃尔沃基于实现自动驾驶以及智能互联考量的研发就已经在进行,十年磨一剑,才有了这次在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亮相的XC90——全球首款高度自动驾驶汽车。“多年研发的成果现在开始商业化,这个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通过实践验证。”

李书福把自己成功的经验总结为“笨鸟先飞”,“吉利是中国第一个研究轿车生产的民营企业,从事自主研发和自主创新的时间比较早。接下来,我们会更专注于研究互联网与工业的融合,从自动驾驶、智能互联方面找到突破和转型的成功路径。”

柳传志

张瑞敏:全世界企业都在想办法向互联网转型

今年以来,国人赴日旅游“爆买”的情况成为头条新闻,但在张瑞敏看来,这件事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要炒得那么厉害,我觉得没有必要。如果在日本买的东西比国内便宜,去买东西很正常。”

作为传统制造业的表率,面对互联网的冲击,海尔也在积极寻找转型的道路。张瑞敏说,其实,目前全世界企业都在想办法向互联网转型,美国的传统企业转型也非常困难。“我到美国见过很多美国大型企业,比如,IBM高层跟我讲,有的转型方法很不错,但是我们不可能做,是因为制度的问题。”

“为什么对全世界企业而言都很困难,因为你必须要颠覆企业原来的传统结构,搞不好就会完蛋。”但是张瑞敏觉得,如果对全世界都是挑战的话,对我们就是机遇。现在很多企业在做的,正是习总书记提出的“供给侧改革”,即创造生产力,淘汰落后产能。如果大家都往这方面走,就没有什么难的。

发布会现场,张瑞敏还分享了一个小故事。十年前,在一场颁奖典礼上,主持人让马化腾在2分钟以内说服评委张瑞敏使用QQ时,任马化腾巧舌如簧,张瑞敏也无动于衷。回忆起往事,张瑞敏回应说:“马化腾昨天晚上对我说,‘你看我原来跟你推销,你看你还不要。’我觉得,我自己用不用QQ和企业的互联网转型没有必然联系。”

张瑞敏

浙江在线记者向柳传志提问

(浙江在线记者/曾杨希 黄云灵 摄影/倪雁强 编辑/范波 赵洁)

有业内人士指出,国际集装箱运输市场属于寡头垄断市场,小型航运企业很难进入。而中远中海两家集运航线重合度较高,易于开展仓位共享等方面的合作。在大船化驱使下,两大集运船队形成合力有利于市场竞争,有利于国内航运业发展,并提升国内航运企业的经营效率。这个概括很准确。但是,提高运营效率是否只有“合并同类项”这一种方式?适当保留多个市场运营主体,就一定是降低效率吗?如果一个行业多家企业都合并成一家,那和计划经济又有多少区别呢?还有人说,中国企业很容易“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形成大一统的超大企业,可以避免自相残杀、自相压价,有利于中国企业开拓国外市场。这又是把因果关系混淆了。对于竞争中出现的问题,可以引导,可以规范,可以实施惩戒,但非得把对手变成一家,将来出现“面合心不合”的状况,照样会对效益有损害。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