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违约危机下中国如何避险

更新时间:2021-09-30 10:34:29 所属栏目:美国财经 作者:朝实

摘要:面对美国国会两党至今仍未能就新财年预算案达成一致的“闹剧”,日前有分析认为,市场应着手未雨绸缪,应对可能发生的美债违约风险。作为美国国债的全球最大单一持有国,截至7月末,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高达12773亿美元。为此,中国财政部日前对美国债务上限问题作出了首份官方的反应,要求美方在

面对美国国会两党至今仍未能就新财年预算案达成一致的“闹剧”,日前有分析认为,市场应着手未雨绸缪,应对可能发生的美债违约风险。

作为美国国债的全球最大单一持有国,截至7月末,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高达12773亿美元。为此,中国财政部日前对美国债务上限问题作出了首份官方的反应,要求美方在10月17日之前采取切实措施,确保中国对美投资安全。一旦发生债务违约,美方应首先确保国债利息的支付。有专家分析,如果美国债务违约,中国将会面临两大风险:一是对美债权的还本付息、按期偿还违约风险;二是美国国债价格暴跌损失风险。

问题1

再就是近年来,中国国内流向世界各国房地产市场的资金应该是巨大的。比如,近年来的美国房地产市场就是靠中国居民支撑的,尤其是加州、纽约州、佛罗里达州和华盛顿州。最近三年,每年中国人透过各种渠道在美国购置的住房不会少于30万套,如果以均价50万美元和70%是一次性付款来看,每年中国人投资美国房地产的钱不会少于1000亿美元,如果再加上商业地产等,其流出的资金数量应该更为可观。澳大利亚几个大城市及加拿大的多伦多及温哥华也是如此。悉尼、墨尔本、温哥华、多伦多,这几个城市的住房销售为何会经久不衰,价格持续上涨,很大程度上都是来自中国居民的资金在支撑。据报道,前几个月,多伦多的一个楼盘出现烂尾,房地产开发商出逃,结果受害者80%以上是华人,可见,在加拿大购买住房中国人有多少。

美国会不会陷债务违约泥潭?

专家献策:一旦违约,市场将动荡,美国轻易不会走到这步

美国两党的政治拉锯战无疑让刚刚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阴影的美国又迎来一轮寒冬。数据显示,在2011年8月美国债务接近上限而国会分歧严重的时候,消费者信心指数下滑到31年来的最低点,当时第三季度的GDP也仅增长了1.4%。

“按照过去经验,不能说没可能违约,但美国心知肚明违约会带来巨大损失。不会轻易走到违约这步,谨慎乐观是我的态度。”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林江表示,违约会带来美国国库券产品停发,也不能再对标准利率报价了,国券产品没有买卖后,等于市场晴雨表的信号失真了。

来自华尔街目前的主流观点仍认为美国不会违约,不过,由于担心17年来首度出现的美国部分政府机构关门情况会导致美国出现史上首度直接违约,或者短期可能推迟付款情况,华尔街已经开始制定计划做好应对准备。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也认同华尔街的观点,认为此次美债违约危机可以避免。共和党支持者中收入较高群体成员、华尔街利益集团成员较多,高收入群体个人资产中金融资产较多,国债违约将导致金融市场剧烈震荡,对他们打击很大,因此共和党大佬们不会愿意走到弄巧成拙那一步。

事实上,除了美债违约的威胁外,货币市场也感受到了压力。一旦发生债务违约,产生市场动荡,毫无疑问会产生信用危机,美国将被迫收紧财政,这些都将对经济增长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导致美国经济活动迅速冷却。

问题2

作为美国最大债主的中国怎么办?

专家献策:不能抛售债券 我们能做的非常有限

业内分析,如果美债真的违约了, 首当其冲的将是企业和个人面临借贷成本大增,同时伴随美元大跌。

回顾1979年,当时美债遭遇技术性违约,虽然美国财政部很快进行了支付,但仍令长期国债收益率暴涨50个基点,并在高位停留数月之久。相比之下,美国如果此次违约,将不算技术性违约,而是因谈判破裂的“主动违约”,其结果将更糟糕。比如,更高的借贷成本将损害房地产市场的复苏,最终推低楼市价格。更坏的情况是,部分银行不得不需要减记并补充资本金。

受伤的一方还包括那些美国的大债主。一位日本财政部高级官员表示,美国违约可能导致投资者抛售美元,从而大幅推高日元。

“面对可能到来的违约危机,其实中国能做的回应动作非常有限。”林江表示,这个时候我们更不能选择抛售债券,越抛汇率越跌。至于市场上一遇到违约就抛出“不该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债券投资该多元化的这种老生常谈根本不痛不痒解决不了现下的问题。为什么要把大量投资投压在美债券上?归根到底不是央行不知道厉害关系,而是中美的贸易关系太密切。除了美债券,当下全球经济体,我们还能买什么呢?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非常有限。

国内知名财经金融评论家余丰慧认为,从根本上来看,必须加快转变经济方式,扭转贸易顺差过大,外储增长过快的局面。

问题3

应对欧美债务危机 中国主权投资如何避险?

专家献策:可转为用主权基金买美优质资产

除分散国债投资风险、“不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中国债务主权投资的疏漏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林江认为,美国是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仍有那么多的顺差。“创了汇率,拿了美金能做什么呢? 就是买美元资产。如果分散风险不买美国国债了,还有一个方法是买美国优质资产,比如说苹果的股票。用主权基金来买私人上市公司,发行债券有好口碑的这样的公司。这样的投资不失为一个未来可行的解决之道。”

“我们对美债的持有量太大,基本上不会抛出未到期债券,一般是奉行‘持有-到期’策略,所以二级市场的价格波动风险对我们没有直接影响。”梅新育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必须习惯山姆大叔的关门游戏。因为在现行美元本位国际货币体系下,我们面临两难:不保持经常项目收支顺差,宏观经济稳定性就会成问题,5月份伯南克讲话透露将缩减、退出量化宽松,引起新兴市场大面积剧烈经济震荡,就是因为这些经济体都存在持续的经常项目收支逆差;如果要保持经常项目收支顺差,我们外汇储备规模巨大,就需要承受美国的这些风险。

梅新育说,“两害相权求其轻,熬到人民币出头成为国际货币就好了。”

美国经济数据持续改善,6月份美国消费者信心升至5年高点81.4;5月份总体耐用品订单较4月增加3.6%,至2,310亿美元,高于经济学家预计的3.2%;5月份预售屋销量增长2.1%,创2008年7月来的最高水平。自美联储表态退出QE之后,商品市场尤其是工业品开启新一轮的下跌高潮,内外盘市场均连续数日暴跌。黄金、白银、铜陆续跌破重要价格关口。6月28日美元指数收于83.14点,比一周前上涨0.88%,反映国际市场初级产品价格水平的CRB指数为275.62点,比一周前下降0.88%。

南方日报记者 谢梦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