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牛迎熊 大宗商品市场要“变脸”?

更新时间:2021-10-01 09:56:48 所属栏目:美国财经 作者:辰富

摘要:2002年以来,商品牛市已经经历了两次大涨和一次深幅调整,目前正经历又一轮的回调。近期美国板块轮动加速,对经济敏感的航空、邮轮、金融等行业大幅上涨后出现震荡走势,此前表现强劲的科技板块也一度遭遇抛压,市场分歧或意味着短期内股指波动将维持在高位。施罗斯伯格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疫情依

2002年以来,商品牛市已经经历了两次大涨和一次深幅调整,目前正经历又一轮的回调。

近期美国板块轮动加速,对经济敏感的航空、邮轮、金融等行业大幅上涨后出现震荡走势,此前表现强劲的科技板块也一度遭遇抛压,市场分歧或意味着短期内股指波动将维持在高位。施罗斯伯格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疫情依然是影响美股的关键因素,目前市场对这种风险的定价非常低,如果COVID-19再次登上新闻头条,那么类似于上周这样的抛售可能会卷土重来。可以看到的是,由于风险资产接近多个月高点,而经济数据依然缺乏说服力,一旦政府(货币和财政)的支出陷入停滞,很难看到推动市场上涨的新动力在哪里。

面对深幅调整,有人断言本轮商品牛市已走入“穷途末路”。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数机构和专家认为,目前下此定论为时尚早,但全方位透视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和商品属性,大宗商品市场的前景并不乐观。

商品市场惊心动魄

继“黑色星期一”后,昨日国内期货市场再度全线皆绿,燃料油、天胶和油料油脂品种跌停,沪铜主力合约下破60000元大关,三大油脂品种中唯一保持万元价的菜籽油期货也金身不保,主力901合约跌停至9394元/吨。

2002年以来,超级商品牛市已经经历了两次大涨和一次深幅调整,目前正经历又一轮的回调。而已经走过的三个大阶段性行情涵盖了商品牛市两个不同推动阶段:第一阶段依靠需求推动,“金砖四国”是主要动力。至2007年,受次贷危机影响,美国经济不断恶化,并拖累全球经济增速放慢,需求推动型涨势出现回调;第二阶段主要靠成本推动,代表因素为原油价格迭创新高,配合美元再度贬值至新低,商品价格出现又一轮暴涨。

但从今年7月中旬以来,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展开一波深幅调整行情,由于价格处于历史高位,调整的广度和深度均较大。以原油为例,从高点147.27美元至昨日低点119.91美元,18个交易日跌幅逾18%。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

“倘若世界经济真的陷入衰退,那么大宗商品的牛市或将宣告结束。”新湖期货董事长马文胜指出,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局势必将在商品市场上得到体现。纵观历史,每次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时,最能代表商品市场整体运行的国际三大商品指数(道琼斯-AIG指数、标准普尔高盛商品指数、德意志银行流通商品指数)均有负面表现。

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经济增速首先放缓,此后逐步扩散,全球经济增速总体放慢。因经济结构存在差异,各经济体所受影响不同。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在疲弱中有一些亮点,二季度经济增速有所提高,但未来一段时间内复苏动能仍然不足。

马文胜认为,今年以来,世界经济走势不确定性加大,其中美国经济表现最不稳定,也最令市场担忧。投资者甚至将美国次贷危机与亚洲金融危机、2000年美国新经济泡沫破裂以及1929年经济大萧条相类比。拉动美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个人消费和贸易中,后两个因素已开始走弱。尽管连续两个季度GDP负增长,美国经济放缓已是不争的事实,但美国经济是否衰退尚没有定论。

次贷危机的蔓延也令欧洲经济陷入困境,经济下滑的风险甚至高于美国。欧元集团主席容克7月曾表示,面对屡创新高的油价以及由此引发的通货膨胀压力加大,欧元区经济减速风险正在进一步加剧。海通证券最新宏观研究报告认为,相对于其他发达经济体,欧洲经济即期基本面依然不是太坏。不过上周公布的一系列反映经济预期和前景的指标显示,欧元区经济存在明显的下行风险。

新兴市场形势也不容乐观,高通胀、高油价、高粮价造成了多个新兴经济体出现“滞胀”局面。长江证券认为,“金砖四国”金光渐失,7月份以来,价格上涨抑制需求的现象出现,大宗商品颓势已逐渐显现。这种颓势将持续到下一轮世界经济复苏,至少等到中国等新兴国家重新走上高速发展之路。

美元踏上复苏路

平安证券认为,除经济增长外,影响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因素还有流动性和美元汇率:流动性是影响商品金融属性的重要方面,既有保值因素也有投机因素,对市场价格产生助涨助跌的作用;一般大宗商品是用美元标价的,因此美元价格变化会直接反映在商品价格上。美联储长期以来宽松的货币政策既放大了流动性,也造就了弱势美元,在此背景下,众多国际基金“索性逃离一切货币”,把实物资产尤其是大宗初级产品当做避风港,导致后者价格猛涨。

然而,美元指数自7月15日探底71.314之后,展开一轮强劲反弹走势,截至8月5日17:30,美元指数冲高至73.699,升幅高达3.34%。虽然美国最新经济数据依然整体疲弱,但好于市场预期。同时欧元区经济数据表现疲弱也给美元指数良好的利多支撑背景。

“目前外汇市场正处于重要的转折期,美元兑主要货币有望形成多年底部。”摩根士丹利认为,美元反弹之路将崎岖坎坷,可能需要美联储升息来施以援助。不过美联储在2009年之前升息的可能性不大,因此,美元反弹的动能可能更多来自其他地区的负面消息。

马文胜则表示,“滞胀”令各国央行陷入博弈困境,要想控制通货膨胀,则必然要提高利率收缩流动性,这对于开始放缓甚至是已经陷入衰退的某些国家的经济环境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如果维持目前的低利率周期,通货膨胀则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但从目前全球经济特点和各国央行控制能力来看,出现大的经济危机的可能性较小,更大的可能是各国将利率提高到适中水平,而某个国家或区域或将出现一定程度的经济危机(如美国次贷危机),以较为极端和直接的方式缓解滞胀压力。

在这种演变的可能性中,全球商品市场牛市将如何表现?是否仍然具有可持续性?马文胜认为,本轮商品牛市行将结束,未来两年内商品已经创出的高价格将难以打破,即便短期打破也难以长久维持。市场要面对的将是一个商品需求萎缩、经济放缓的环境,同时还要经受利率周期变化和经济状况恶化的考验。而且在商品价格已经远远脱离历史区间的前提下,行情将经历宽幅震荡、重心不断下移的过程。因此,把握各品种的走势节奏,已显得十分关键。 (王超)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