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存保制度镜鉴:制度本身不能替代监管

更新时间:2021-10-01 14:14:04 所属栏目:银行财经 作者:哲瀚

摘要:证券时报记者朱筱珊备受各方关注的内地《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终于出炉,拟最高偿付限额50万元人民币。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实行存款保障计划比内地要早几年,因此,香港在存款保障方面制度先行,对于内地拟实施的保障计划有宝贵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作用。香港资深投资银行家温天纳认为,香港

证券时报记者 朱筱珊

备受各方关注的内地《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终于出炉,拟最高偿付限额50万元人民币。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实行存款保障计划比内地要早几年,因此,香港在存款保障方面制度先行,对于内地拟实施的保障计划有宝贵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作用。

香港资深投资银行家温天纳认为,香港的存款保障制度是经历过切身的血泪教训而得出的经验。“储户挤提存款,可谓是所有银行的噩梦,包括著名的恒生银行、恒隆银行、新鸿基银行都曾因为遭遇挤兑潮而逃脱不了被收购的命运。以此为鉴,内地建立保障制度对金融体系的稳定都有着重要意义”。

香港存保制度知多少

按照香港《2010年存款保障计划(修订)条例》规定,香港存款保障计划受保障的存款包括各类常见存款户口、个人或公司持有的存款、用作抵押的存款等,其中,结构性存款、年期超过5年的定期存款、不记名票据和离岸存款则不在受保范围内。

有业内人士指出,香港的存款保障计划是强制实施的,所有的持牌银行必须参与存款保障计划,定期交“保费”给存款保障基金,基金规模是存款总额的0.25%,这一点值得借鉴。但值得留意的是,投资银行和财务公司的存款则不在受保范围内。而内地《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规定存保制度具有强制性,凡是吸收存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都应当投保存款保险。

据悉,原先香港的存款保障只有10万港元上限,2008年金融危机中,现任香港财政司长曾俊华宣布,在原有的存款保障计划之外,运用外汇基金对港元、外币存款提供100%的存款保障,不设上限。不过,香港特区政府于2010年底结束了100%存款保障计划,并且通过了修订后的保障条例。存款保障金额由原先的10万港元升至50万港元。在新的制度下,香港有90%的中小型储户依然等同于获得100%保障。

银监局实施“一区双录” 规避销售误导记者从河北银监局获悉,2017年我省银行已全面实施“一区双录”,即投资品要在银行专门的区域进行销售,销售过程录音录像,这样一来,类似于销售误导的“口水仗”就不会再有了。据了解,从2017年开始,除个别网点外,河北省各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信托公司等银行业金融机构已有6000多网点实施了“一区双录”,以有效维护消费者财产安全权和依法求偿权。根据要求,销售过程中的录音录像资料至少应保留到产品兑付后6个月,无固定期限投资类产品应自销售之日起保留12个月,发生纠纷的要保留到纠纷最终解决后。河北银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区双录”的意义就是保护消费者和银行业的各自合法权益,规范商业银行投资类产品销售行为,培养‘买者自负,卖者有责’的金融投资理念,维护公平、公正的金融市场环境。

香港存保条例还规定了需要补偿时情况和补偿金额计算方法的具体细则:在真正银行发生倒闭或者清盘情况时,香港存款保障委员会将会核实倒闭会员的记录,以识别合格储户及计算其应得的补偿金额。受影响的存款人不需要向委员会提出索偿请求。补偿金额的计算方法是将合资格存款金额的总和减去该储户欠银行的债务金融。

对于联名存款账户,除非有其他证据证明,否则存款人将会被视作拥有存款的等同部分。如果是帮客户存入或者以被动信托持有(代他人持有)账户,信托受益人或者客户有权就该存款获得补偿。

存保制度不能替代监管

回顾历史,香港的存款保障制度在实施初期并不顺利出现一些风波,比如:期间就有个别中小型银行利用储户对受保范围的不了解,故意误导储户用以推销银行理财产品。由于银行的销售员在销售理财产品可以获得一定的提成,因此他们设法将储户的存款变成购买理财产品。一些储户误以为理财产品也在保障范围内,因而积极购买,直至出现亏损才明白理财产品不在保障范围内。

温天纳还举例说,“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成为香港存款保障计划实施后的第一个考验。每次的金融危机都会引发储户对资金的担忧,而这种担忧最终会发展成为谣言危害银行。”早在2008年,雷曼兄弟宣布倒闭,美国保险业巨头AIG宣布被美国政府接管。随后,出现香港储户恐慌东亚银行财务出现困难,市民涌到银行挤提的情况。所幸的是,香港政府反复强调香港有存款保障制度。大多数香港市民原先都不清楚香港本地银行有存款保障计划,但时任香港金管局总裁的任志刚在电视中传达的信心让香港普罗市民停止了挤兑潮。

从香港实施保障制度的经验来看,温天纳认为,不论是香港还是内地储户都需要明白:存款保障制度和银行本身的实力没有直接关系,而且保障制度本身不能代替监管。内地在实行这一制度时,需明确立法和严格执行条例。“存款保障计划的本意是保护中小型银行,但不能让中小型银行借机乱来,违规揽储、误导储户。”

“如果新监管标准推迟实施,就意味着至少明年上半年,银行的资本压力在监管层面有望松绑,资本压力也将得到缓解,这有利于配合当前货币政策‘预调微调’。”中国银行(微博)金融研究所所长宗良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在目前复杂的经济环境下,银行业资本压力依然较大。德邦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张帆分析称“随着商业银行吸收存款的压力加大,而存款定期化也将抬升银行负债端的资金成本。预计四季度及明年上市银行仍将面临较大的资产质量压力,同时,今年第四季度的减值拨备力度会较三季度有所加大,对净利润增长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