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谁来捍卫“舌尖上的酱油”

更新时间:2021-10-01 17:10:17 所属栏目:企业财经 作者:兴江

摘要:针对目前不法之徒在“造酱油”、监管部门在“打酱油”的混沌状态,应严刑重罚伺候那些明知故犯、见利忘义的不安全食品生产者。正是基于对小企业风险的深刻认识,做到把握风险实质、抓准核心环节,兴业银行成功实现了小企业作业流程的“减法”,删减繁冗环节,进行流程再造,充分满足小企业贷款“短、小

针对目前不法之徒在“造酱油”、监管部门在“打酱油”的混沌状态,应严刑重罚伺候那些明知故犯、见利忘义的不安全食品生产者。

正是基于对小企业风险的深刻认识,做到把握风险实质、抓准核心环节,兴业银行成功实现了小企业作业流程的“减法”,删减繁冗环节,进行流程再造,充分满足小企业贷款“短、小、频、急”的需求。在信贷业务审查审批方面,兴业银行对小企业信贷业务实行“一级评审”与“分级授权”:小企业信用业务只需一次审查,经小企业部门的风险经理审查后,在其他审批流程环节不再进行信用审查;分行可将总行赋予的小企业业务审批权限全部或部分直接转授权分行小企业部、城市小企业中心以及业务团队负责人,在确保信贷资产质量的基础上缩短了审批路径,大大提高了小企业授信审批效率。

日前,佛山一家年产酱油8万多箱的某大型调味公司,被发现使用容易致癌的工业盐水代替食用盐。该企业负责人承认,公司在明知工业盐水为非食用物质的情况下,仍用工业盐水作为酱油原料。

近日,一部有唯美主义倾向的写“食”主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在央视热播,引得无数食客食指大动。第三集介绍安昌酱料时提到,“‘中国的酱’,在人类的发酵史上独树一帜,数千年间,它成就了中国人餐桌上味道的基础……”从洋溢着农耕时代美食的古典意蕴中醒觉,现实却是如此之不堪。

工业盐与食用盐主要成分无异,但前者含有大量的杂质,最危险的杂质是亚硝酸盐。一般而言,人体只要摄入0.2克~0.5克的亚硝酸盐,就会引起中毒,摄入3克就可致人死亡。由于公众日常的摄入量并不大,用工业盐酿造酱油的风险也许未必非常显著与即时,但本可避免的食品安全风险,为什么一定要让其发生?这是公众不理解,想追问的。

在个性化消费成为主流的背景下,消费呈现多元化的特点。人们追求的商品更多的看重品质是否足够好、品牌是否知名等。由于人们的价值观生活环境和背景不同,工作职位不同,人们对不同品牌有不同认知,即使是消费热点,也呈现多元化热点,这种消费会趋于稳定。NBD:新的消费模式下企业如何转变?赵萍:如果人们认同一个品牌,对其忠诚度高,企业增长是稳定的,企业必须关注自己的口牌以及品质建设。由于个性化消费,消费者自身就是专家,对某类商品的认知比较深刻。企业必须立足于长远,生产消费者认同的品牌。如果企业不能把品牌做好,消费者就会抛弃这个品牌。

与过往那些食品安全事件不同的是,今次被举报的不是小型的“山寨厂”,而是大型的调味公司,其生产的酱油贴着某家知名企业的牌子在大小超市上售卖。大企业尚且如此,小企业岂非更甚?公众有理由怀疑,用便宜的工业盐作为酱油原料早已是行业潜规则。据报道,工业盐与食用盐的价格相差不过1.5倍,企业为了省下这点成本,便置食品安全、公众健康于不顾,视产品声誉、企业前途如粪土,实在不可思议,不可接受。

不法之徒在“造酱油”,监管部门在“打酱油”,于是“化学酱油”、“毛发酱油”后,又闹“工业盐酱油”。每一次食品安全问题被媒体曝光,监管部门就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遭到口诛笔伐。说句公道话,就目前的食品安全监管人员、技术、成本、制度等水平,要对数量庞大、高度分散的食品生产企业做到百分之百的事前监管、达到“治未病”效果是不现实的。乾坤扭转,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实现。就目前的混沌状态,可行且必行的是强化事后惩戒,严刑重罚伺候那些明知故犯、见利忘义的不安全食品生产者。

如能做到,像某些国家一样,企业明知故犯,触碰食品安全“红线”,企业必遭天价赔偿、罚款,罚到倾家荡产;个人在食品中掺假、掺毒,个人被判重刑(在美国最高可判处十年监禁),以身试法者必将减少,食品安全必将改观。遗憾的是,刑事与经济处罚,我们两手都不够硬。先说刑律,此有一例。本月23日,江苏常熟判决的首例“地沟油案”,主犯才获刑3年。这种刑罚很难称得上“罚当其罪”,更看不到“重典治乱”的意思。

经济惩罚更是象征性,《食品安全法》规定“10倍价款”,也就是说你买一瓶5元的“问题酱油”,最多能获得企业50元的赔偿。这种惩罚不但未能抚慰消费者“受伤的心灵”,对生产者更是九牛身上拔一毛。对此,有论者建议引入“惩罚性赔偿”,让不法企业赔偿受害者正常损失之外,还要支付远远超出实际损失的额外赔偿,大大提高违法成本。

汪洋书记曾经强调,食品安全问题上也要向治理“酒驾”学习,对肇事者严惩不贷。是的,如能像治“酒驾”,发现一起处理一起,严惩不贷、以儆效尤,相信食品安全颓势是可以止住的。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