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析:金融风暴下中国应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

更新时间:2021-10-02 11:24:41 所属栏目:美国财经 作者:川峰

摘要:现在全球经济所面临的局面或许是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1990年-1991年的全球经济调整以及2001年网络泡沫破灭的结合版。多年来,一直靠杠杆放大不断前行的美国经济金融体系现在正面临着“去杠杆化”的过程。中国企业应该做好美国经济长期低迷,华尔街传统投行商业模式破产,美元地位下降

现在全球经济所面临的局面或许是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1990年-1991年的全球经济调整以及2001年网络泡沫破灭的结合版。多年来,一直靠杠杆放大不断前行的美国经济金融体系现在正面临着“去杠杆化”的过程。

中国企业应该做好美国经济长期低迷,华尔街传统投行商业模式破产,美元地位下降而国际金融市场持续动荡的准备。要应对外部金融风暴和内部不利因素的双重压力,确保中国经济的平稳运行和成功转型,积极寻求内需等新的经济增长点将成为关键因素。

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愈演愈烈。而全球经济过去几年的高增速、低通胀局面,要拜全球化、信息技术的重大进步以及全球和平的环境等众多因素所赐,现在,因为种种原因,这种红利正在逐步降低。特别是在金融市场动荡的条件下,各种抵制全球化的思潮可能会重新活跃。

中国经济已经日益融入到全球经济体系中,因此,要把中国经济金融体系的调整放到整个全球金融体系的调整中考察,这样才可能获得更为全面和宽广的考察视角,避免陷入相对片面的盲目全球化或者狭隘的民族情结。从特定意义上说,美国经济结构中存在的高负债、大量的贸易赤字等结构性问题,与中国的大量外汇储备、大量的贸易顺差是有一定的对应关系的,因此,为了预防类似的全球性的剧烈经济调整再次出现,中国也需要主动调整当前的增长方式。

客观看待衍生品对金融业影响

次按危机的爆发,容易把所有的罪责归结到金融衍生工具,而实际上,金融衍生工具所具有的对冲风险、分散风险、价格发现等基本功能依然是有效的,其问题的关键在于它们没有完整的信息披露和透明度,监管也没有场内交易产品严格。

次按危机的爆发也将引发人们对股指期货等的担忧。实际上,在交易所集中交易的股指期货是种场内产品,与次贷、信用违约互换产品等有很大的不同。目前,世界多数股指期货交易所均建立起比较规范、完备的风险管理体系。风险管理体系通常包括价格限制制度、保证金制度、当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强行平仓、持仓限制及大户报告制度等。

笔者认为,次按危机以及由此引发的金融危机,将为中国发展包括股指期货在内的金融衍生市场提供很好的借鉴和警示,但不应成为我们金融衍生品发展的阻碍。我们应该在美国的监管问题上吸取教训,从金融衍生品的产品设计、规则制度、投资者教育等方面做好充足的准备。比如,由于金融衍生品对投资者的专业性要求较强,并不适合所有投资者参与,在股指期货市场参与者方面可以严格要求,使得股指期货市场真正发挥其功能。

将金融风暴冲击降低到最小

从国际经济环境看,美国经济金融体系在此之前是一个靠杠杆放大不断推动泡沫形成的过程,现在则面临“去杠杆化”,以及降低负债比率的过程,因此中国企业应该做好美国经济可能长期低迷的准备,做好美国华尔街传统意义上的投资银行商业模式破产的准备,做好美元地位下降而国际金融市场动荡的准备。

发达国家经济将会在未来几年进入调整期,而中国则既有挑战更有机会。一些独特的优势可以使得中国在这一轮全球的大调整中获得机遇,除了拥有巨大的内需潜力外,中国目前也具有建国以来最强大的综合国力,有强大的财政支持,可以进行一系列减税的措施和基础设施投资;中国目前有充足的外汇储备,并且人民币有升值的压力;中国的居民和企业负债和杠杆水平不高,存在着提高杠杆的操作可能。同时,国际市场对于人民币的认可,也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这些因素,都对当前中国应对国际金融市场动荡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关键是宏观政策要善于利用这些有利的条件。

作为中国最大的教育集团之一,好未来为何要造假?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被资本裹挟了。首先,上市公司高管愿意冒造假风险,因为有利可图。在所有粉饰财报的动机中,最直接的就是可以做大市值,抬高股价。通过虚增收入和增长、讲故事,维持住公司的股价,就可以使得企业的持股高管、员工获得不错的收益。

要对美元贬值做好制度准备

从导火索看,现在美国经济衰退和全球经济下滑,是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1990年-1991年的全球经济调整以及2001年网络泡沫破灭的结合版。考察美国100年来的房价波动,扣除物价的影响,在90多年的时间里,美国的房价几乎就是一道直线,只是到近7-8年才开始大幅上涨,因此这一次的房地产泡沫在历史上都是比较大的,经济的调整程度也必然更为剧烈。

如果美国经济出现持续衰退,美国政府继续采取大量发行美元的政策来刺激经济,那么,就可能导致美元的大幅贬值,从全球范围来看,现存的主要盯住美元的、实行管制的汇率体系可能会面临空前的压力,正如布雷顿森林体系在70年代出现崩溃那样,都是由于美国的双赤字、经济衰退、金融危机。如果汇率制度发生重大改变,美元是无法承担这一历史责任的,因为虽然美元是全球货币,但美联储还是一个地区央行,它不承担全球化的责任,这就会导致全球金融市场更大的动荡。为此,人民币汇率机制应当更为灵活,降低与美元的直接关联,同时注重美元可能出现的贬值趋势及其对港币等汇率的影响。

刺激内需,积极寻求新的增长点

对中国金融市场而言,尽管几大商业银行都参与了对“两房”和雷曼兄弟相关债券的投资,但由于中国金融机构投资购买的美国次级债券总量不多,短期内此次由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对中国金融业的直接冲击较小。

但我们需要高度关注的是,目前中国经济已经深刻融入到全球经济体系中,美国金融市场的动荡在房地产市场稳定下来,进而使得美国金融体系稳定下来之前,都可能会持续发展。因此,中国经济应当做好美国经济在较长时期内低迷不振的准备和预案,积极寻求内需等新的增长点。

美国和欧盟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尤其对于东部沿海出口导向型的地区来说,国外需求的下降将会影响企业的生产和销售,进而影响宏观经济增长。据花旗银行测算,美国经济放缓1%,我国经济增长将放缓1.3%,如果美国经济进入衰退期,中国经济将不可避免地进行调整。从内部来看,受国内成品油、电力及初级能源价格的价格扭曲、工资上涨、高位运行的PPI和CPI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中国经济面临着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的内在压力。如何应对外部金融风暴和内部不利因素的双重压力,确保中国经济的平稳运行和成功转型,内需的启动等将成为关键因素。(李胜利 巴曙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