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提案降低药价 专家:不可能完全开放定价

更新时间:2021-10-03 08:57:19 所属栏目:价格动态 作者:伟华

摘要: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当前,一些抗生素新药、抗癌类药品价格虚高的现象普遍存在,这也是造成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一个主要原因。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破除以药补医,降低虚高药价”,如何降低目前虚高的药价,也成为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90%以上的药品都有降价空间,价格砍掉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当前,一些抗生素新药、抗癌类药品价格虚高的现象普遍存在,这也是造成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一个主要原因。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破除以药补医,降低虚高药价”,如何降低目前虚高的药价,也成为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90%以上的药品都有降价空间,价格砍掉50%,一点问题都没有。”全国人大代表、广西花红药业董事长韦飞燕一语惊人。韦飞燕坦言,药企不是不想降,而是不敢降。这里有一系列的中间环节,以回扣促销量,搞得药企都很累。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辅仁药业集团董事长朱文臣说,药品出厂价包含约15%至20%的提成,是业内潜规则。药价虚高,是在药品流通环节中层层提高的。

两位人大代表说到的现象在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复旦大学公共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石磊看来,确实存在,他还详细分析了目前药价虚高的三方面原因。

石磊:目前药价虚高的因素可以分成几大类。一类是由于药的分销渠道和整个销售体系的问题,中间加进了很多流通环节,加进了因素,这是近几年讨论比较多的,属于医药管理体系市场流通体系和药品市场和医院之间的关系,三个因素共同导致的。这一类是体制性的,体制如果进行有效的改革,降价的幅度应该是最大的。第二个原因,是信息不透明导致医院跟医患之间共同面对药品的时候,往往是医方信息占优者,患方信息不占优,有可能在患者非用药不可的时候,医院的就靠这个药价,获得了由于公共部门没有对公立医院进行充分有效的投资,而带来以药养医这样的情形,以药养医的情形。以药养医原因很多,简单抱怨医院是没有意义的,实际上也是体制因素导致的,通过机制有效的改革,降价幅度也应该是比较大的。第三类是由于本身的生产医药企业,跟用药的医院机构之间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对价体制,可能导致进价本身就比较高,而且也没有一个权威部门对生产药品的部门进行有效的价格核算,价格部门往往对药品的价格其实也不掌握它的全部信息。比如流通环节有多少,合理不合理,生产成本合理不合理,是不是它的原料是不是通过市场定价体系来实现的。一定意义上说,也是生产销售体制上的问题,第三个方面,可以通过改革加以解决的。

另外,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到,“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那么,药品价格应该由谁来定价呢?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辅仁药业集团董事长朱文臣说,“药品价格应该由市场来决定。降价必须是建立在企业自愿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政府用行政手段强行降价走不通。”

韦飞燕认为,既然放开政府定价,药品降价可以通过市场的“量价”谈判机制实现。她建议,列入国家财政支付的医保药品、耗材,由国家层面指定机构与生产厂家做“量价”谈判,实行全国统购。

全国人大代表、广西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张福维建议,改革药品定价体系,由审计和药品监督等多部门参与,实施异地审计。合理地核算成本,防止地方保护主义;二是逐渐减少或者取消中间环节,增加国家基本用药的基本数量。

对此,石磊指出由于药品和其他商品的属性不同,完全放开定价也是不可能的。

石磊:药品本身它跟一般商品不一样,简单放开市场没有任何的管制,实际上是做不到的。西方很多发达国家,医和药关系处理比较好的,它的药价也不是完全放开的。它有一些是供给比较容易,弹性比较大的,这个可以随行市没有问题,而且期待性也比较强,就是不用这种药就可以用其他药,这种药可以充分的放开市场。还有一类是非用它不可,一旦没有这类合理的规制,交给市场去处理,极有可能是因为技术垄断,市场信息垄断而导致价格垄断,最后导致过度市场化,使得患者之间的成本过高的问题。还有另外问题要区分的是,关于医和药之间的问题。近几年来,有人说医和药完完全全的分开,其实这个话说的太绝对了,医和药要有限分开,防止医和药之间价格导致利益传递,这个问题要解决。至于医和药之间,医院要掌握这个药品的生产信息,医院要和药品生产企业之间要有一定的关系,至于这个关系怎么界定,是下一步深化体制改革要解决的。

关于这个话题,下面请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一起来评论。

经济之声:药品价格在医改中是最敏感、最复杂的问题。理顺医药价格的问题几年来的政府工作报告都会提到。您怎么分析目前药价虚高背后的原因?

此外,在价格下行趋势中,中间环节库存的累积进一步打压现货价格,前期高成本、高库存压力下,贸易商出货意愿不断增强。据杨洁介绍,2月中旬开始,在秦港提库以及坑口供应恢复影响下,北港调入快速回升,从日均110万吨快速回升至年前水平,4月以来,日均调入量147.1万吨。而受下游需求不振影响,调入量持续维持低位,北港基本维持净调入状态,库存自2月中旬见底后,急速回升,创历史新高。截至4月15日,北港库存合计2715.4万吨,比年内低点1415.3万吨回升1300.1万吨,增幅91.9%。江内库存基本在相对高位运行,截至4月10日,长江口主流库存合计603万吨,比前期低点回升195.3万吨,增幅47.9%。

李玲:其实药价虚高本身这个概念有一定的问题,它有虚高也有虚惊,还有除了药品除了药价还有药费,就是你要用多少药。现在既存在一些的药品不正常的高,就是中间这个虚的地方很多,其实还有很多老百姓都认识到,现在用药量越来越大,总体药的费用在上升,我觉得这个可能是老百姓更关注的问题。

经济之声:一个是价格的高,一个是我们使用的上量也大,所以造成我们看病难、看病贵这样的问题,一直在存在。但是这个量的问题,似乎是应该是由医生来给我们的做建议,但是这个价格的问题,大家好像实实在在关注,比如在医改当中关于这个药品如何来定价,这是解决药价虚高的关键,这是大家公认一个共识,几位人大代表也提出了一些建议,有人表示,药价应该由市场来定。但是我们刚刚采访的评论员石磊指出,药品由于它的特殊性完全由市场定价也不可能,医药之间最好也是实现有限分开。药品定价比较合理的方式应该是什么?

李玲:药品定价应该是说世界上各个国家公平的方法,其实以国家的力量来谈判这个价格。像英国就是由国家来和各药厂来谈判,药和价是挂钩的,基本上英国谈的价格,就是整个欧洲的基本价。所以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像墨西哥、巴西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其实它们都是由国家来谈价的。这相当于用一个大的市场来和这个药商或者和生产企业,实际上是共赢的。因为对于药品的生产最大的成本是研发,只要给它量扩大它的市场规模,什么价都是可能的。而我们国家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在国家层面没有人做这样的事。我们把13亿人一个大市场分成了无数个碎片化的小市场,其实都没得利。中国的药企是在世界上是个奇葩,因为全世界的药企都是垄断,而且都是利润率最高的行业平均利润一般要达到20%。而中国的药企是小菜场,我们有6000、7000家,但是6000、7000家的一年的销售额比不上两家的国际的跨国企业,而且它们是微利。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宛西制药董事长孙耀志说,我国医保产品已经实施电子监管码,企业生产的每一盒(瓶)药品,都会上传至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数据库。各制药企业每年销售的医保药品,医院购进的药品数据都有据可查。

“医生的利益空间没有了,谁来给你开药?对于制药企业来说,销售量自然也就降下来了。”韦飞燕坦言,降下去的价格实际上就是回扣。取消了回扣,药品销售的积极性至少下降80%。“药品招标实在令人难以理解,用药者和付款者不谈价不定价,谈价定价者不用药也不付款。谁对药品的疗效负责?实际没有。”韦飞燕说,不断变花样的药品招标,还是万变不离其宗。制药企业担心,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没有回扣就没有销量,这就是药企打价格保卫战的真实原因。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