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退出预期降温 全球资金流向分化

更新时间:2021-10-03 11:45:46 所属栏目:资金动态 作者:雨锋

摘要:然目前状况与数周前全球资金大幅撤离股债相比已有较大改观,但研究后不难发现,资金回流新兴市场与发达市场的规模和力度仍存在较大差异。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折射出的是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预期的分化。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经济稳健复苏有目共睹。以房地产为标志,美国经济已经逐步

然目前状况与数周前全球资金大幅撤离股债相比已有较大改观,但研究后不难发现,资金回流新兴市场与发达市场的规模和力度仍存在较大差异。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折射出的是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预期的分化。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经济稳健复苏有目共睹。以房地产为标志,美国经济已经逐步进入到了“消费—收入—就业”的良性复苏轨道,展现出越来越强的韧性。在欧洲,随着PMI、经济指数、失业率等一系列利好数据的公布,消费者对未来的悲观预期正在改观,这将支撑消费支出回升并有助于欧元区摆脱经济颓势。

上周四,在主要央行,特别是美联储承诺维持货币宽松政策之后,全球市场大呼过瘾。当天,美股市再现历史性飙升,三大股指纷纷创下新高。欧洲股市也“涨”声一片,欧洲Stoxx600指数升至近两个月高点。美国债市上,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跳升13个基点至2.71%;30年期国债收益率跳升12个基点至3.76%,为2011年8月以来最高。商品市场上,9月美国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大涨2.7%,是近三周最大涨幅,也创下7月19日以来最高结算价……很显然,美联储再度释放鸽派信号令全球投资者松了一口气。而这一切并不突然。过去一个月,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等多位官员频频释放信号调整预期,有效地缓解了市场紧张情绪。整个7月,发达市场股票基金均为资金净流入,新兴市场也终结了5月底以来的大幅流出状态,呈现小幅回流。尽管如此,由QE退出预期缓和以及新兴、发达市场经济增长前景所主导的全球资金流向依旧呈现分化走势,规模与力度存在显著差异。

“预期管理”立竿见影

6月20日,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结束例会后公布了经济预测和货币政策决议。由于此前全球风险资产曾因QE退出预期增强而暴挫,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为防止市场继续大幅波动将有意释放鸽派信息。颇为意外的是,美联储非但无意安抚市场,相反,其对经济的乐观态度以及明确表示年内晚些时候可能开始缩减QE规模的提法则进一步强化了投资者对政策转向的预期,导致全球资金加速撤离股债。美联储对此惶恐不安。随后,包括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在内的多位高官先后释放信号调整市场预期。7月中旬,伯南克在国会证词中进一步安抚市场,试图让外界明白美联储操作是“滞后于经济和就业改善”、“并无既定时间表”,在预测QE退出路线图时,应更多考虑经济恢复状况和真实的就业市场表现,并称退出也不意味着立即加息。

目前来看,美联储“预期管理”的“疗效”可谓立竿见影。全球投资基金研究公司(EPFR)提供的数据显示,在6月资金大幅流出发达债市和新兴市场后,7月资金正持续流入欧美发达股市,新兴市场也有三周呈现小幅资金净流入。值得注意的是,全球资金流向更多反映了投资者对于发达经济体复苏的信心。在7月第四周,个人投资者对美国股票基金的资金贡献量创下自2009年三季度以来的新高,美国高收益债券则录得EPFR有追踪记录以来的第二大单周资金净流入,相应地,欧元区股票基金的资金流入量也取得去年12月以来的最好表现。

增长预期左右资金流向

虽然目前状况与数周前全球资金大幅撤离股债相比已有较大改观,但研究后不难发现,资金回流新兴市场与发达市场的规模和力度仍存在较大差异。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折射出的是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预期的分化。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经济稳健复苏有目共睹。以房地产为标志,美国经济已经逐步进入到了“消费—收入—就业”的良性复苏轨道,展现出越来越强的韧性。在欧洲,随着PMI、经济指数、失业率等一系列利好数据的公布,消费者对未来的悲观预期正在改观,这将支撑消费支出回升并有助于欧元区摆脱经济颓势。此外,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也同意将增长放在比财政紧缩更重要的位置,这对经济修复构成利好。“欧猪五国”中,意大利和葡萄牙的股票基金表现最为亮眼,全球资金正在积极寻找欧元区复苏的更多信号。在日本,自安倍政府上台以来,其极力推崇的“安倍经济学”持续释放正效应。日本6月核心CPI同比增长0.4%,虽然这很大程度得益于能源价格上涨,并非薪资和国内需求,但这也释放了长期通缩结束的积极信号。此外,日本政府7月连续第三个月上调经济前景预估,安倍所在的执政联盟又赢得参议院选举,为日本结构性改革铺平道路。在多重利好因素提振下,日本股票基金继续保持着流入状态。

相比之下,尽管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仍显著高于发达国家,但表现却不尽如人意。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承受着去杠杆过程中的经济下行之痛,而巴西则面临着经济减速、通胀高企的两难困境。经济增长分化也反映在风险加权收益率上。中投证券在给记者的一份研报中指出,二季度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一度飙升近3%。从表面上看,这是由于QE退出预期的不断强化所致。而在他们看来,美国经济增长加速及劳动生产率提高或是更深层的原因。报告指出,美债收益率上升以及通胀指数国债(TIPS)收益率利差的回落反映出收益率回升更多来自经济增长动能加强,而非通胀。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金融体系风险凸显,风险加权收益率进一步降低。

昨日,A股市场延续资金净流出格局,赚钱效应进一步萎缩,两市合计净流出逾174.6亿元,环比提升。不过尾盘资金出现回流,大多数行业均在尾盘获得资金入驻。这意味着,尽管盘面表现纠结、振幅收窄,但是整体行情偏强,周五行情大概率偏暖。两市净流出174.61亿元昨日,A股市场全天处于震荡格局中,午盘后再度挑战年线,再现跳水,好在又在尾盘拉起,不过量能出现了明显的萎缩,指数在狭窄的空间中整理。

此外,与新兴市场相比,发达市场股票基金自5月底以来的资金流出规模相对较小,6月第三周就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流,这体现了资金“外溢效应”的逆转趋势。由于美元是全球本位币,它影响的是全球流动性。因此,若美联储收缩流动性,资金在新兴市场、发达市场间的流动或呈现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由于风险偏好下降,资金从发达市场、新兴市场全面撤离;第二阶段,资金继续从新兴市场撤离,逐步向发达市场回流。

新兴市场赢得喘息之机

必须承认的是,尽管目前回流至新兴市场的资金量有限,但这也是难得的喘息之机。由于主要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日本激进的量化宽松政策对出口的影响,特别是投资者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的担忧,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在经历年初强劲开局之后便一蹶不振,陷入困境。在经济增长放缓下的预期资产收益率下降,与美联储收紧流动性预期的双重作用下,先前涌入新兴市场的资金开始大规模撤离。但近期情况有所好转。自7月中下旬以来,大部分亚洲新兴市场国家都呈现不同程度的净流入。不过受中国公布的汇丰PMI初值不佳的影响,流入规模并不大。7月24日,中国政府打出支持经济的一套“组合拳”,提振全球资金信心,除日本外亚洲基金结束了净流出状态,再次录得净流入,这是5月中旬以来首次。在韩国,尽管日元贬值依旧困扰出口,但美国周期性复苏的乐观前景帮助该国股票基金已连续六周录得净流入,这是2011年二季度以来的首次。此外,中东欧、中东及北非股票基金在7月第四周再次净流入,这种连续流入的情况为年内第三次。其中,中东、北非均为连续第12周净流入。张环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